土豆小说 - 都市小说 -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二十一章:姑侄

第五百二十一章:姑侄

        华宁宫坐落在皇城内苑中轴线以东,若以位置论,华宁宫距离清源殿略远,和圣眷极浓的安贵妃不大相配;不过,华宁宫胜在宽敞,其宫殿所占面积,只较皇帝的清源宫、皇后的安鸾宫略小些。疙

        这么说吧,一座华宁宫有后宫寻常宫殿两三个之大,满后宫能和其媲美的,唯有太后住的慈宁宫和谢贵妃所住的漪澜宫。就连安置先帝后宫的泰安宫,都有所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不是因为宫主人安贵妃执掌宫务的缘由,即使阴雨天,华宁宫的琉璃瓦远远看着也格外鲜亮,更莫说这阳光充沛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这奇花异草葳蕤,幼鹿仙鹤信步的华宁宫里,忽而传出一阵少年郎的嗷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姑偏心!缘何揍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待这阵阵嗷叫吼完,就见一个敦实的郎君,以极其利落的步伐,咻的一声从殿里出来,一阵风似的飙到院落树旁,二话不说就攀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就见一个沉鱼落雁般的女子执棍而出,这个自带华光的女子,头戴华胜,高盘的发髻中间,却是一只开屏孔雀琢着一串龙眼大的珍珠。

        数十种珍宝雕琢成的孔雀羽在阳光照应下熠熠生光,将其艳若桃李的面容映衬得,好像笼罩了一层玉璧般的荧光,柔和而美好。疙

        就连她迈着四方步,带着腾腾杀气追着小郎君,都不曾影响她这份华贵之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屿哥儿,你给我下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我不下!除非姑姑扔掉棍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安贵妃看着坐在书上耍赖的侄子,气笑了:“你现在下来,我只揍你两三板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安屿闻言表示自己才不上当:“姑姑说的两三板子,是每个错过两三板子吧!我又不是没吃过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安贵妃看看周围,本想让人把这小子给薅下来的,接过这帮宫人,习以为常的做着本职工作,除却自己跟前儿这几个丫鬟,竟无人献殷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你小子有这朝!”安贵妃示意心腹丫鬟守在一旁,抬头朝趴在树枝上摇头晃脑的侄子冷笑,“今儿我穿着胡服长靴,刚好能够爬树!”疙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她竟扔掉棍棒,甩开衣摆,眼瞅着就要爬树!

        “姑、姑、姑姑!这于理不合!”安屿按着他姑姑捕猎一般就要上来,脑海里关于幼时的记忆,瞬间从沉睡中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隐隐约约似乎想起幼时姑姑抱着他回忆,回忆她带着他爹爬树上房的经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安屿想起来了,数丈高的大树,他姑姑在闺阁时也是说爬就爬的!

        谁来救他!

        眼瞅着荟屏姑姑几个阻拦不住,安屿当即就想举手投降。疙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自首,他姑姑应该不至于打得太狠……吧?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事实证明,苦肉计能不能起作用,要看是不是真摔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刚才,安屿在要投降的刹那想出苦肉计,意图从树上假摔以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是:前半程,他姑姑惊吓得抱着他连番检查,又是呵护又是温言;后半程,太医看过表示没有大碍,他姑姑意识到他耍诈,当即留住了要离开的太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呜,姑姑太狠了啊!”安屿抱着软枕,气得捶床!

        亏他姑姑想得出来,让太医留步是为了等他挨完揍,让太医给他把脉!疙

        她这是亲姑吗!

        荟屏看着这位太医亲自认证不需要抹药的小侯爷,只想抚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小爷从小到大都这样,板子没落下,就能哭嚎的好像受了重刑,娇气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屿哥儿,咱们娘娘打得,还有没苑姐儿揍你狠呢!你当着苑姐儿也这样喊闹?”

        荟屏将华宁宫常备的调养茶放到安屿手边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茶是安贵妃让太医院针对安屿配制的,不管他挨揍没有,闹腾之后喝上一碗准是没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咯!男子汉大丈夫,哪能当着小女郎面儿哭闹,还要不要面子哩!”安屿坐起来,拍拍胸口表示自己要脸呢。疙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不是因为你哭得越惨,苑姐儿揍得就越卖力?”作为看着安屿长大的宫人,荟屏拆台拆得毫无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咳,虽然……但是!苑姐儿也没打过我几回!”安屿认真争辩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只挨过几回打和总是挨打,这里面的区别可大了去!

        荟屏发现,自己看着长大的小郎君好像开始要脸要面儿了,不由笑着颔首:“郎君说是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安屿摸摸鼻子,就当对方是诚意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当他“咕咚咕咚”一口气喝完茶饮的时候,他姑姑安贵妃迈步进来,没好气儿的看着这个蠢侄子:“若是能爬起来,就随我到花亭坐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哟哟,我……”疙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遗憾没能上药,我可以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说这就来!”想耍赖未成的安屿,登时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就跟绑架他姑姑似的,上前抱着他姑姑胳膊,就要跑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屿哥儿!屿哥儿慢点儿!莫要摔着娘娘!”荟屏怔了一怔,旋即追赶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事,你在亭外候着就是。”微微气喘的安贵妃,揪着呲牙咧嘴连连告饶的侄子的耳朵,淡然的挥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荟屏连同闻声赶来的宫女内侍立刻言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待房子般大的亭子只余姑侄二人,安贵妃这才无奈的看着坐不住的侄子,摇摇头:“你怎敢殴打皇子?”疙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以弟训兄,最多僭越!”安屿不服气的狡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安城侯,他是三皇子,也是未来亲王,你打他就是臣打君!”安贵妃眼底有些怅然,不过言语却是坚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屿头一次见姑姑这般严肃,登时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屿哥儿啊,你自幼长于我和皇上膝下,皇上仁厚、钟爱于你,故而不会多想,可是这满宫里不止我和皇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安贵妃见安屿悻悻的耷拉着脑袋,有些不忍却又不能不说:“我们尚在,你胡闹些,怎么也能转圜,可是若……君臣有别啊!屿哥儿,你这一日一日长大,有些事情就要注意了,私下里你不拘小节也就算了,可不能像刚刚那样当众殴打皇子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