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豆小说 - 科幻小说 -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在线阅读 - 198:不对劲

198:不对劲

        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绝代双骄198:不对劲“鸠尾至神阙,肩井、太渊,若是我配合移穴法将真气更快的循环,是不是出手更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小红站在窗前,抬头朝二师父问。二师父坐在窗里面容平静,想了想道:“你太心急了,习武一途没有捷径,把它苦练到你如臂使指的时候,你自然而然就能懂得,现在伱没把握,说明你还没有了解它发力的本质,急于求成反而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小红挠了挠头,赧然道:“二师父教训的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习武就如同盖房子,你把基础打得牢一些,一直夯实,等到你把它练的纯熟无比,自然就能与其他武学结合起来,对敌时各种发力切换行云流水,左手赤阳劲,右手阴风爪也无不可,再往上提升,便不用拘泥于武学的招式,可以随意取用,爪变指,甚至用刀枪施展,武学对你来说只是理念和方法,到那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玉燕话语一顿,笑道:“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,总之,现在你所学的一切都只是路,铺在你前进的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小红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孙白发说过差不多的话,武道巅峰有三重境界,手中无刀,心中有刀,才是刚刚入门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进一步,手中无刀,心中也无刀,刀即是我,我即是刀,少有人能达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真正的巅峰,则是无刀无我,刀我两忘,到那时,则是无所不至,无坚不摧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理念些微不同,却和江玉燕所说异曲同工,其中有相似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小红若有所思地转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挺适合教人的。”顾长生浅笑道,她本来以为江玉燕会遇到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玉燕隐蔽地瞪了她一眼,刚刚孙小红就站在窗前,让她心跳不由加快,此时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摸了摸肩上的狐裘,围紧了一点,放松地靠着椅背,半闭眼睛假寐养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双脚贴在顾长生怀里,在这种冷日子有种说不出的安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钱帮要是再来,让小红去处理吧,总不能学那些叶孤城什么的,学好多年大成了才出门,仙是挺仙了,少了一股气。”江玉燕忽然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情况吧,金钱帮也是有高手的。”顾长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表示同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玉燕没再说话,眉眼渐渐舒展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她们看来,武力是保证自己能随心生活的手段,而不是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把习武当作目的,练到叶孤城那样没了人气,没有追求,最后一拍脑袋跑去造反,若是多在红尘中走几圈,想必也不会那么寂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各有各的追求。”顾长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追求就是这个?”江玉燕眯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长生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夜。

        寒冷的夜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轮圆月挂在天空。

        梅花盗被缉拿押送去少林,可许多人心知肚明,李寻欢并不是真正的梅花盗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阿飞还在寻找梅花盗,只要将真正的梅花盗找出来,李寻欢的事自然就洗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没有找到梅花盗,反而遇到了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很美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侠为何这样看我?”林仙儿娇笑道,她的声音又清脆,又娇美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飞只是望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眼神林仙儿很熟悉,许多人都用这种眼神看过她,包括李寻欢在见到她脱光衣服的时候,也曾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积雪的屋脊反射着月光,夜里都没有那么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追查梅花盗。”阿飞移开目光,冷冷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在疑惑,为什么李寻欢和那个女子会以一个果体女人的木雕传递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梅花盗也许和她有关?

        阿飞如此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女人一袭轻纱,她的眼睛温如美玉,她的腰纤细而柔软,像是杨柳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飞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她,却早已看过她轻纱下的模样。甚至那个木头小人儿依然在他兜里,帮李寻欢代为保管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他的眼神才有些奇怪——李寻欢和另一个女人好似都见过她赤果的样子,那一定是在一个特殊的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们才用这个来传递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梅花盗已被抓住,押往少林了。”林仙儿美眸闪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飞冷声道:“我说的是真正的梅花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仙儿吃惊道:“难道他是假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飞懒得理会这种愚蠢的问题,所有相信李寻欢是梅花盗的人,都是愚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仙儿目光一转,美丽的脸上多了一丝担忧,顿了片刻道:“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阿飞本已准备离开,闻言侧头望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仙儿道:“若李探花是被人污蔑的,那真正的梅花盗岂不还在暗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飞道: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仙儿慌道:“梅花盗是必会来杀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飞奇怪地看着她,“你与梅花盗有仇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仙儿道:“我曾经说过,江湖上无论是谁,是老还是丑,只要除掉梅花盗,我就嫁给那个人,梅花盗一定恨我入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飞愣了一下,他好像在路上也有听过,梅花盗不仅背着几大门派的巨额悬赏,若是杀死梅花盗,武林第一美人也会委身下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沉默不言,只觉得自己好像踏入了一个阴谋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想救李寻欢,他是不会理会这些事的,他不擅长阴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会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仙儿已走到他身边,醉人的香气幽幽传递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飞的目光重新变得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仙儿瞧着他的眼神,心下得意,面上却幽幽道:“你若说李探花不是梅花盗,那些人定是不会信的,还会将你当作同伙,只有抓住真正的梅花盗,才能帮李探花洗清冤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飞道:“我正是为此而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仙儿道:“所以你不如待在我身边,等那梅花盗来的时候……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情不自禁伸手摸向阿飞的手臂,她的手柔若无骨,皮肤白皙如雪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飞忽然退后一步,依旧冷漠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仙儿愣了愣,这少年明明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,动作却依旧是冷冰冰的,一副道貌岸然的正直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想么?”林仙儿柔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杀梅花盗,与你碰我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仙儿抿了抿嘴,感觉好像有哪不对劲。